慕容洁凝

守住那一方净土

别看题目这么正经,其实我是在搞事情。

我,本来以为我是一个正经的人的,可没想到我的错别字那么多,有时候重新看一遍自己的文,文笔烂,字数少,还一堆错别字😂😂每看一遍,都是心惊肉跳_(xз」∠)_一呆。

题材来源于生活

他们是官方的,ooc是我的。






          体育课,当金轻轻松松地跑完三圈后,就默默地蹲在操场上看着那些人累死累活地跑着,后面是不耐烦的老师的吼叫:“跑快点!没吃饭吗?”

         天不知何时下起了下雨,小的令人无法察觉。

         金看着操场上微微湿润的地面,心想:啊,下雨了。

          “啊,下雨了啊~”

          金吓了一跳,猛地弹起来:“哇!”

          原来不知何时,一位带着黑色眼罩的红发青年,以一种同样的姿势蹲坐在金的旁边。

           “嘿嘿~别紧张,别紧张~我雷德 ,是高年级的,这节也是体育课哦~”雷德好不拘束地挥了挥手,随便来了个自我介绍。

         “啊?哦,我是金。”金看着过分活跃的雷德,也自我介绍起来。

         “金?啊~我认识你,你不是全校第二的发小吗~”(不过现在是情侣了)

         “唉,你认识格瑞吗,我跟你说啊,格瑞他超过分的,我们还是朋友的时候,我为了表达友情,抱他的时候总是被他抵住脑袋,哼,手长了不起哦。”金发现雷德认识格瑞,眼睛激动的放光。

         “咦,你也是这样吗,嘤嘤嘤,每次我去抱祖玛时,她都一脸冷漠的躲来了,害我摔地上,虽然也不怎么痛啦,可我的心好痛(இдஇ; )”雷德听了金的话,一脸悲痛地回到。

        “嘤嘤嘤 ,我们都好惨啊——”

        两人抱头痛哭,然后开始聊起自家恋人的“暴行”

          雨一直下着,但两人的控诉却越来越激烈。

          “他们在干嘛……”同学A

          “不知道耶,似乎是在讨论恋人?”同学B

           “靠,还给不给单身狗活路了?!”同学C

          两人还在讨论着,突然,雷德看了一下地面:“唉,金,你看一下地面,似乎除了我们站着的地方,其他全都湿了耶。”

         “哇——真的耶,这简直就是唯二的净土啊,我们一定要好好守护这里!”

           “对!”

         于是——他们就默默地蹲了下来——说为了保卫净土。

           叮铃铃——下课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体育老师让同学们排好。

            但是,金和雷德为了让地面不湿,假装不是这个班的学生。

         由于这节是最后一节课,所以大家都回去收拾书包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于是,整个操场上就只剩下金和雷德傻傻地站在这。

            另一班的格瑞看见自家老婆并没有在班外等他,于是就到处找他,最后在操场上找到了傻傻蹲着的金……还有雷德。

           他叹了一口气,“金,你在干什么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“格瑞!”金眼前一亮,却没有扑上来,“嘿嘿,格瑞,你看我脚下的地是干的哦,我在保护它呀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“说什么傻话呢,快点,走了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“哦……”金有点失望,刚想跟着格瑞走,“格瑞,我脚麻了TUT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“……”格瑞抿了抿唇,突然一把把金抱了起来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“呀——格瑞快放我下来!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“你不是腿麻了吗?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“哦。”

          在一旁被彻彻底底地无视了的雷德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,摸了摸下巴:“原来还可以这样啊,受教了。”

        很久后,祖玛终于在操场上找到了雷德,“你在干什么?嘉德罗斯大人都等的不耐烦了。”

         “啊,祖玛,我这就走,可是,可是——”雷德突然扭扭捏捏。

          “可是什么!”

           “哇啊——祖玛,你别生气,我,我就是脚麻了,动不了了。”雷德连忙摆了摆手。

          祖玛不说话了,上前就是一脚,然后拖着雷德的后领,走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“哎哟!”一个黑色的物体猛地砸在雷德鼻梁上,原来是他的书包。

           雷德抱着自己的书包,被祖玛拖着,一脸的生无可恋——这,这和刚才的不一样啊(╥ω╥`)  

















哈哈哈。这个是我们班有两个孩子在今天下雨的体育课上,突然发现自己。脚下的地面是干净的,于是就死守在那边,不走。她们手上的球都是我来还的。然后老师叫她们排队,她们都不愿意去被班长硬拉着过去了。一下课就要去找那块干净的地方。还没找到,第二次,才找到,然后又默默的站在那边跟我们说,哎呀,我们被他困在这了,谁来拉我们一把?不然我们出不去了。我跟她们笑着挥了挥手,然后就走了。她们发现没有人来拉她们,无助的,两人手拉着手。走了出来,一脸的绝望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然后到了教室两个人突然仿佛有了羞耻心,一般跟我说,不要把那件事情说出来我好羞耻啊。我选择把文章写出来,再发给她们。哈哈哈呵呵呵

伪金你

某种意义上的虐
第二人称
小学生文笔
不打草稿系列
欢迎捉虫
他们是官方爸爸的,ooc是我的

        你和金是室友,虽然你是女生,但一向大大咧咧的他却并没有在意 ,每天晚上与你一起睡。当然他也知道男女授受不亲,为了保持你的清誉,他只是与你在同一个房间分床睡。

        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他是一个害怕寂寞的孩子,所以你从来都是纵容着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开始是的。。。。。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可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你开始喜欢上了他 ,是从他奋不顾身的保护你,他将自己的积分分给你,他在你生病时守护你 ,又或者,从他最初一张笑容满面的脸,带着天然充满朝气的语气,对你说:“以后我们就是朋友啦。”时你便对着仿佛从太阳中诞生的少年上了心是吗?

      然而,如今你却没能及时掐灭这个源头,你知道,你早已出不来了。

       终于,你再也无法忍受压抑对金的感情了,晚上你辗转难眠 ,偷偷拿出终端,与你的闺蜜聊起天来,当然,你也向她说了这件事,可是她却沉默了良久,最后,你看到她简练的四个字:你认真的

       极其简短的一句话,甚至连标点都没有,但事实上她的性格一向活跃。你知道在在屏幕的另一端,她的表情一定是惶恐不安的。

        同样,你也知道为什么她会如此的惶恐不安,很早开始你就知道金就像一个太阳,在这尔虞我诈,黑暗血腥的凹凸大赛中,他的温暖是所有人所向往的,你也不例外,所有人都想把他纳入怀中——其实有许多人想要接近他,却被不留痕迹的抹去了痕迹,被那些霸权者们。

        从某种程度上 ,你的命可以说是金救的,因为是他自动接近你,而不是你去接近他。在一路上,也是他一直在护着你,你不止一次两次听到他们有意无意的对金说,要远离你,担心你是为了杀他才接近他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想到这,你不由冷笑  ,你怎么会伤害他呢?

        “嘉德罗斯,格瑞 ,银爵,雷狮,安迷修。。。。。。”你呢喃到。“总有一天。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唔,你怎么还没睡啊?要早点睡哦,早睡对女孩子皮肤好哦~”突然一个声音传来 ,你转头看见金睡眼朦胧看着你,你瞬间被萌的一脸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~马上睡,金你也快点睡吧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唔啊,哦好吧,你也早点睡,明天我们—一起——去—赚——积——————分。。。。。。”话还没说完,金又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 “小傻瓜。”你无奈又宠溺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 你知道自己的感情已经压抑不住了,你决定向金表白 ,你想着自己是在金身边存活最久的,他们是无法对你下手的,因为你是金的朋友,他们若是动手的话,金一定会发现。而他们也最不希望这一点。
 
         慢慢的,你也开始困了,眼前模糊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你醒来了,但你很快就发现自己不在原本的房间了,你有点担心,

         “金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找金吗?他不在这里,______小姐”黑暗中,一个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谁——”你的眼神一凝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我,美丽的小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原来是安迷修,‘难道他们知道了’你强装镇定 ,“哟,这不是双剑的安迷修吗,您把我抓到这是想干什么啊?你不怕金生气吗。”

     “呵,美丽的小姐,你知道我是不会对女性出手的,不过 ,这次你过分了,你居然想触碰我们珍视的宝物,你以为你有金护着,我们就不会对你出手了吗,你太天真了,小姐,那些狮子的行动会因为一个无聊的东西停下吗 ,你太天真了,你的存在只是为了给金带来有一点欢乐罢了,可惜,既然你有了这种想法,那也没有活着的必要了。 ”安迷修撕开了他的伪装——他根本不是什么正义的骑士,而是伪善者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安迷修,快出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哎呀,好像时间到了,没法杀你了,只是可惜,不过,提前祝你过一个精彩的夜晚,美丽的小姐。”安迷修带着古怪的表情,做了一个不伦不类的骑士礼。

        “切,不愧是安米修说话都那么墨迹。”原来来者是雷狮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。。。。。。”如果是平时安迷修,一定会找雷师上去打一架,理论一番。然而这次他只是淡淡地看了雷狮一眼,便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 雷狮低沉的笑了一声:“看来我们正义的骑士大人压抑不住不出情绪了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不过女人,你要知道,金,可是我雷狮看中的人。擅自想要涉足,你也太自以为是了,不是吗?”雷狮的语气突然转变的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过你不用担心我是不会杀你的。因为我们发现。似乎我们的威慑力弱起来了呢。你竟然敢有这种想法  ,所以我们决定,每个人都来慢慢的好好跟你谈·一·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说完这句他就毫不留情的走了。不知从何起,你突然有了一点丝恐惧。甚至开始怀疑自己,喜欢金到底是正确的,还是错误的。

       “不,我是正确的,他们这种病。态的恋爱才是错误的,金只有我来守护。”你摇摇头,给自己打气。

       很快的,几个人把话说完了,宛如一场仪式一般庄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而你的心理也已经快要坚持不住,不是因为你的心理脆弱,而是在这黑暗的环境里,你能听到的只有他们的声音。如果他们不说话,你所能感知到的就一片黑暗与寂静。

        已经不知道几个小时过去了,你现在唯一希望的,就是得有一个人进来,你说说话,哪怕是骂你或是打你。

        “吱呀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 突然之间门开了,一道光芒从门中射出,来者背对着光芒,使他被衬托出一种神圣之感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丹尼尔大人——”你的情绪开始有点放松,似乎是因为自己可以逃离了这里,又或者你认为,有了丹尼尔在,你赢定了,金,是你的了。

      “听说你对金抱有非分的想法?哦,不用解释,既然有了这种想法,你就没有活下去的意义啦。”昔日里那张看起来温和的脸,现在却是那么的阴冷。

         丹尼尔对你温和一笑,可是却又让你止不住全身战栗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裁判球,肃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很快的,你失去了意识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(你以为这样子就完了吗?咩哈哈哈哈你们还是太天真了。)

        你从一片温暖中醒来,你看了一眼自己透明的双手,突然想起自己家族有第二个技能——只要灵魂不灭,你是只可以在找一个躯壳继续活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但是你并不有急着去找躯壳,而是急切的想去和金表白。你这脑中是否有这个意思,抓紧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 你操控着自己的身体,飞离这个地方,快一点,再快一点,要快点向金表白。

        你飞到了一棵大榕树下,金正安静的坐在下面。

        你的眼前一亮,急忙朝他飞去。

        ‘金——’

         金似乎注意到你的声音,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不对,他不是金。

         ‘你是谁?金呢?’

         金原本耀眼的金发,沉淀成了银色。过去一双明媚的蓝色双眸,如今也白去变成了黑色,瞳孔,为红色。

         不知为何,你的心里突然一慌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找金吗?嘘,别吵,他在睡觉。毕竟他找你找了一天一夜啦。你还真是讨厌,既然敢插足在我们之间。你知道吧,他不眠不休找你时,我的心是有多痛。”金的表情从一开始的天真无邪,变得十分悲伤。

        “他根本不知道我的存在。却为了一个垃圾,不眠不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知道我是有多羡慕你吗?所以为了让我发泄着嫉妒之火。可以请你去死吗,________。”

       他的身后猛的冒出了许多黑色的箭头,将你紧紧的困住了。

       你感觉自己呼吸不畅

        “哦,对了。你知道吗,曾经我们谁都想独自拥有金,所以瞒着金,打了一场。却因为谁都牵制着谁而不得了之。于是成为现在这种局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但是没关系,总有一天他会知道我的存在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 你终于知道自己到底招惹了什么样的猛兽群。却再也没有机会后悔了。。。。。。

~~~~~~~~~~~~~~~我是可爱的分界线~~~~~~~~

        “唔,丹尼尔大人,________再也不回来了吗,她讨厌我了吗?”金的表情有点悲伤。

       丹尼尔温柔的笑着摸摸她他的头。“怎么会呢?我们的金这么可爱。大概她也有她要走的路吧。缘分是不可以强求的。同样的,金,你要走的路也很长。”但我会陪着你的。


        “格瑞,格瑞,你陪陪我嘛。”金堵在格瑞面前。

       “。。。。。。。”格瑞并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   金落寞得蹲在地上:“自从________小姐走后,我一个人好寂寞啊,你们都不陪我。”

       “。。。。。。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 “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   “耶,太好了格瑞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渣渣!我来陪你玩!好好感恩戴德吧!”一个声音突然插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原来是嘉德罗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哼,你这个自大狂,我才不要跟你玩儿呢。”金向嘉德罗斯做了个鬼脸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哈,小鬼,和他们玩有什么意思,走,本大爷带你去撸串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恶党 ,你可不要带坏原石!原石殿下今天陪我去找马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哟,凭什么陪你去找吧马,不陪我去找船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哈?你说什么?雷没船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怕你哦,安没马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。。。。。。”银爵式沉默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。。。。。。金,吃蛋糕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唉?好呀好呀  ,格瑞我们一起去吃蛋糕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今天的凹凸世界,还是很和平的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金,快点意识到我们对你的感情吧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reborn好帅~~~~~~~~~~~~(花痴脸)